生活长篇 7章 - 日本毛片基地一亚洲AV,曰本高清一本道无码av

作者:xsix123 字数:10044 前文:viewthread.php?tid=9203620&page=1#pid96301272

当范晓兰与唐晓明离开电影院的时候,在唐云龙家里,正在上演一出好戏。

唐云龙全身赤裸站在客厅中间,虽然人到中年,但是由于平时注意锻炼,加 上保养得当,他的身上没有什么多余的赘肉,看起来还是十分精壮。唐云龙手里 端着一杯红酒,不时呡上一口。

在他面前,范晓兰的母亲邹玉跪坐在地毯上。她身上的紫色长裙领口大开, 两个雪白的大奶子露在外面,盘起的头发也有有些凌乱。她一只手搓弄着自己的 乳房,一只手抓着唐云龙勃起的鸡巴,正吃的津津有味。

唐云龙喝了一口酒,用一只手按住邹玉的头,向前一挺腰,鸡巴深深地插进 了邹玉的嘴里。邹玉像是有些吃不消,挣扎着想要后退,却被唐云龙按住动弹不 得。过了一分钟,唐云龙才松开手,邹玉吐出鸡巴,一边咳嗽一边大口喘着气。

「咳咳,你想憋死我啊?」邹玉愤怒地抬头看着唐云龙。

唐云龙不急不缓地用鸡巴蹭着邹玉的脸,微笑着说道:「都是老夫老妻了, 你有多少本事我还不知道?我的鸡巴你都吞进去也不是问题。」

「人家现在还没适应,你突然就插进来,当然受不了了。」邹玉嗲声嗲气地 说道,又抓过唐云龙的鸡巴塞到嘴里。这次她竟然真的慢慢将整条鸡巴都含了进 去。

「呜……」唐云龙发出舒服地呻吟,用手抚摸着邹玉的脸蛋,称赞道:「骚 货,你的技术越来越好了,是不是拿老范那个老乌龟的鸡巴练的?」

邹玉吐出唐云龙的鸡巴,一边用手套弄,一边说道:「才没有,人家只给你 一个人这么吃过,你的鸡巴那么长,人家吃的可辛苦了,你怎么奖励人家?」

「你个老骚货,还『人家人家』的装嫩。你想要奖励还不简单,一会让你爽 个够。怎么?骚屄受不了,想挨操了?」唐云龙笑着说。

「讨厌,人家哪有你说的那么不堪?」嘴上说着,邹玉却是放开唐云龙的鸡 巴,翻身做到了地毯上。她把自己的长裙拽到腰部以上,两条雪白的大腿分开, 光洁无毛的阴部对着唐云龙。她用两只手扒开自己的阴唇,露出里面湿润鲜红的 阴道口,扭动了几下,对唐云龙抛了个媚眼说道:「看看,人家的小屄嫩不嫩?」

唐云龙随手将酒杯放到一边,俯下身子,蹲在邹玉两腿之间。他用手指抚摸 着邹玉的阴部,叹息道:「要说你这个屄是真嫩,一点也不像快四十的人,和二 十来岁的小姑娘一样,要不我也不会每次见你都把持不住。唉,看来我早晚得死 在你的肚皮上。」

虽然知道唐云龙是在故意奉承,但是邹玉心中还是很受用。她笑着说道: 「我看你现在把持的挺好的啊。」

「你哪里知道,现在忍得越久,一会儿干起来就越爽。」说着唐云龙将邹玉 的长裙脱下,丢到一边。他也爬到了地毯上,伸出舌头开始舔邹玉的小穴。

邹玉下意识地夹紧双腿,但是又马上大大地分开,将自己的私处完全暴露在 唐云龙面前,让这个男人可以肆意地玩弄她诱人的阴户。

「老色鬼,你舔的人家好舒服,人家的屄屄好痒!」邹玉呻吟着。唐云龙用 手托住邹玉的屁股,舌头则在她的阴唇和阴蒂之间来回扫着。

「啊……好痒……人家想要鸡巴……」邹玉已是淫水泛滥,心痒难耐。

「嗯,还不够。」唐云龙说道。他不再舔邹玉的阴蒂,而是用舌头在阴蒂周 围画圈,不时把舌头伸进阴道里一点,舔一下又立刻收回。邹玉被他挑逗的欲火 高涨,却得不到释放,她像伸手去揉自己的阴蒂,可是却被唐云龙挡住。

她扭动着屁股哀求道:「云龙,求你,我受不了了,给我鸡巴,我好痒。」

唐云龙笑着直起身,用手握住自己鸡巴的根部,摇晃着硕大的龟头,问道: 「想要吗?」

「想要!」邹玉赶紧点头,手伸向自己的下体。

「不许动!你要是赶自己摸,我就不操你了!」唐云龙立刻喝止。

邹玉赶紧停止了动作,可怜巴巴地看着唐云龙,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说:「云 龙,求你了,我真的受不了了,用你的大鸡巴给我止止痒吧,我快要死了。」

唐云龙看邹玉忍得这么辛苦,却不敢违抗自己的命令,满意地点点头,说道: 「好吧,看你还算听话,我就先给你解解痒。」说着他将鸡巴对准邹玉的阴道, 猛一用力,直直地插了进去。

「啊!好爽!」邹玉叫到。

其实刚才唐云龙也忍得难受,鸡巴一插进邹玉温暖湿滑的肉屄中,他就控制 不住自己的腰,开始快速地抽插。

「云龙,你好会干,入死人家了!人家的屄屄好爽!大鸡巴真粗!」邹玉开 始放声淫叫。

操了二十几分钟,见邹玉来了一次,唐云龙慢慢放缓速度。他微微有些出汗, 心想果然是岁数大了,不似以前可以不知疲倦地干上一个钟头。

唐云龙跪在地上,将邹玉拉起来,一只手搂住她的腰。邹玉两腿屈起,蹲坐 在唐云龙身上,两手搂住唐云龙的脖子。两人的下体始终连在一起。

见邹玉坐好,唐云龙用另一只手托起邹玉的屁股,同时收腹,鸡巴从邹玉的 肉屄里退了出来。然后他又放手挺腰,邹玉屁股下落的同时,大鸡巴狠狠操进了 邹玉的屄里。

「啊!」邹玉被插得一声惊叫,接着有说道:「好过瘾,再来!」说罢不等 唐云龙动手,邹玉双腿用力,将屁股抬了起来,然后又用力坐下,粗大的肉棒再 次插入阴道。

「啊!」又是一声尖叫。如此,每一次插入,邹玉都要大叫一声,宣泄着心 中的畅快。

这样一下一下地操了五分钟,邹玉双腿渐渐乏力,但是性欲却是越来越高涨。 她坐在唐云龙腿上,喘着气说:「云龙,人家累了,我们换个姿势好不好?」

见唐云龙点头同意,邹玉依依不舍地从唐云龙身上下来,鸡巴从阴道里拔出 时,带出了很多淫水。

两个人走到沙发边上,邹玉靠在沙发的一角,摆了个舒服的姿势,一条腿搭 在沙发的扶手上,另一条腿大大地分开,整个阴部一览无余,两片不大的阴唇左 右翻开,刚被狠操过的阴道口还没有完全闭合,可以隐约看到里面蠕动的嫩肉。

唐云龙站在沙发边缘,俯下身子,鸡巴慢慢插进邹玉屄里。他没有急着抽插, 而是搂住邹玉丰满的身体,双唇吻上邹玉的小嘴。他吮吸着邹玉的香舌,腰部轻 摆,鸡巴开始缓慢抽送。

唐云龙直起身,两手按在邹玉胸部,玩弄着她的一对玉乳。邹玉则舒服地轻 哼。这样悠闲地操了一会儿,邹玉的屄里又开始痒起来,她用水汪汪的眼镜看着 唐云龙,朱唇轻启,说道:「云龙,人家屄里又痒了,快一点操人家好不好?」

唐云龙叹道:「你越来越难满足了,早晚被你吸干。」话虽如此,他还是加 快了抽插的速度。粗大的鸡巴在邹玉无毛的小穴中进进出出,邹玉则抬起屁股努 力迎合。

「云龙,亲哥哥,你操的妹妹好美,人家要被你操死了。用力,用力插我, 被你操死我也心甘情愿。啊……要……要来了……」随着一声高亢的叫声,邹玉 再次达到高潮。

「两次够了吧?我也要射了。」唐云龙说着再次加大抽送的力度。邹玉听到 他如此说,嘴里更是叫的卖力。

「哥哥,操我!操我的骚屄!操死我!我要你操我,射我!射在我屄里!」

唐云龙突然前扑,抱住邹玉,用嘴再她脸上胡乱啃着,下体顶住邹玉,暴涨 的鸡巴把一股股精液射进了邹玉的肉屄里。

高潮过后,邹玉斜靠在唐云龙怀里,用手抚摸着唐云龙结实的胸肌。唐云龙 则拿过酒杯,慢慢喝着。他低头对怀里的女人说:「怎么样,满足了吗?」

「嗯。」邹玉点点头,脸上还残留着高潮的红晕,显得更加娇艳动人。

「真的?」

「再来一次也可以。」邹玉抬起头说道。一只手则抓着唐云龙软下的鸡巴摆 弄着。

「你先让我喘口气。」唐云龙苦笑着喝了一口酒。

「我也没说现在就要啊。」邹玉完了一会唐云龙的鸡巴,又问道:「一会儿 晓兰他们不会回来吧?」

「你放心,晓明很懂事,不回来搅和咱们的好事的。」唐云龙也开始揉捏邹 玉的奶头。

「那他们看完电影去哪?」邹玉问。

「如果按照计划应该是去开房吧。」唐云龙若无其事地说。

「不会吧,我们家晓兰可不是那么随便的女孩。她到现在都没有交过男朋友 呢。」邹玉摇头说道。

「那可不一定,现在的年轻人开放的不得了。再说即使是两人上了床对晓兰 来说也是好事,你就放心吧。」唐云龙笑着说。

「你可别骗我。」邹玉用手指戳着唐云龙的龟头说。

「怎么会呢。走,我们去洗个澡,然后到床上去聊天。」唐云龙一口饮尽杯 中酒,抱起邹玉往浴室走去。

邹玉当然知道所谓的聊天是怎么回事,笑着搂住唐云龙的脖子,任他抱着自 己走进浴室。

水气缭绕的浴室里,邹玉忙着给唐云龙擦洗这身体,照顾的重点对象自然是 他那条鸡巴。刚才的酒里明显是加了料的,一会功夫唐云龙的鸡巴又在邹玉手中 变得坚硬如铁。

唐云龙从浴室的架子上拿过一个塑料袋,打开从里面取出一个东西。那是一 个橡胶套,不封口,只有两三厘米长。套子上面布满了柔软细长的绒毛。他把橡 胶套递给邹玉,邹玉有些畏惧地接过,说道:「云龙,又要用这个啊。我怕一会 儿受不住会疯掉的。」

「嘿嘿,哪次用你不都是爽的死去活来?快点给我戴上。」唐云龙笑着命令 道。

邹玉无奈,只得蹲下,将那个小套子在冷水里冲了一下,戴在了唐云龙的鸡 巴上。套子越过龟头,套在了唐云龙的鸡巴杆上。邹玉将它含在嘴里,添了一会 儿又吐了出来。那个小套子一遇热,竟然变得越来越紧,最后紧紧地箍在唐云龙 龟头后面,让他的鸡巴开起来就像一个颈部长满长毛的雄狮。

「来,把屁股撅起来,我先给你刷一刷骚屄里的脏东西。」唐云龙说道。

「那还不都是你的!」邹玉白了唐云龙一眼,转身扶着洗脸池,将丰满的屁 股翘了起来。

唐云龙用手分开邹玉的屁股,露出她的小穴,鸡巴对准穴口,挺腰操了进去。 从面前的镜子里,他看到邹玉猛地张开了嘴,却发不出什么声音,脸上的表情痛 苦又兴奋。唐云龙满意地笑了笑,问道:「感觉怎么样?」

「啊!」邹玉这才换过一口气,喘息着说道:「太……太了……屄里又痛 ……又麻……又痒,我……我快要死了!啊!」

随着唐云龙开始抽插,邹玉的身体抖动的越来越厉害,屁股扭动的幅度越来 越大。嘴里的喊得已经没了意义,只有屄、化了、死了等字眼。

只操了两三分钟,邹玉就来了一次激烈的高潮。她已经站不住了,唐云龙用 手使劲拖着她的腰,才没有让她倒下。唐云龙只好停下,抽出鸡巴,用浴巾将两 人身上的水胡乱擦拭干净,抱起邹玉走向卧室。

唐云龙把邹玉放到大床上,将她的双腿分开,鸡巴再次顶在了她的屄上。

「别,云龙,这个太厉害,我受不了。」邹玉看到唐云龙又要插进来,赶紧 哀求道。

唐云龙皱皱眉,心想,这个东西虽然好,但是一般人确实受不住,总是不能 尽兴。忽然他灵机一动,想起前几天搞到的玩意。于是他爬到床头,从旁边的柜 子里翻出一板粉红色的胶囊。他取出一粒,丢到自己嘴里,又趴会邹玉身上,对 她说:「张开嘴。」

邹玉不明所以,但还是听话地把嘴张开。唐云龙将胶囊连同自己的口水一起, 吐到了邹玉嘴里。

「赶紧咽了。」唐云龙说道。

邹玉依言将胶囊咽下,才问道:「这是什么?」

「好东西!你等一会儿就知道了。」唐云龙嘿嘿笑道。说着用手开始在邹玉 身上乱摸。

过了一分钟,邹玉突然感到自己体内生出一团火,迅速烧遍全身,最后涌到 了自己的下体。自己的屄里好象有千万只蚂蚁在爬,同时屄里的肉开始快速蠕动, 大量的淫水不断涌出。她大声叫到:「痒死了!热死了!给我鸡巴!云龙快操我!」

唐云龙一看药效开始发挥,不再迟疑,将鸡巴狠狠插入了邹玉的屄里。这一 次邹玉没有喊疼,而是舒服地大叫道:「好过瘾!就是这样!快动!快操我!」

唐云龙不再言语,双手扶住邹玉的膝盖,开始快速抽插。他明显感到邹玉屄 里的肉壁在疯狂蠕动,挤压按摩着他的鸡巴,要不是刚才酒里放了药,这时他已 经缴枪投降了。

不一会儿,邹玉叫声突然变大,她的头拼命后仰,从尿道口喷出大量液体, 直喷了唐云龙满身满脸。唐云龙用舌头舔了舔,发现没有尿味,他才知道邹玉潮 吹了。同以往的情况不同,潮吹后的邹玉没有瘫软,而是依旧精神亢奋,她双脚 在空中胡乱瞪着,嘴里喊着没有意义的淫词浪语。

唐云龙只得再次启动,鸡巴卖力地在邹玉湿的一塌糊涂的屄里继续抽插。又 是一次激烈的潮吹,邹玉再次将体液喷到了唐云龙身上。此时唐云龙再也坚持不 出,精关一松,将精液再次射入邹玉体内。邹玉身上的药力似乎也过了,她浑身 颤抖了一阵,终于无力地瘫倒在床上,几乎昏迷过去。

唐云龙翻身躺倒邹玉旁边,大口喘着气,心想:这个药以后绝对要慎用啊, 否则自己早晚得交代在这上面。

与此同时,鹿鸣唯一一家四星级酒店,豪华的总统套房里,范晓兰仰面躺在 大床上,靠着枕头,低头向下看着唐晓明。

唐晓明趴在范晓兰两腿之间,脸上满是水渍,诧异地看着范晓兰的小穴,那 里还在一下一下冒着水。

看着唐晓明瞠目结舌的傻样,范晓兰咯咯笑道:「你怎么了?傻了?」

唐晓明抬起头,有点恼怒地看着范晓兰说道:「你尿尿也不说一声,弄了我 一脸!」

「呸!」范晓兰啐了一声,说道:「胡说八道,这不是尿,是潮吹。你怎么 说也是有钱家的少爷,怎么什么都不知道?」

唐晓明听范晓兰这么说,脸上有点尴尬。他虽然是公子哥,但家教甚严,他 老爹唐子盛的信条是:棍棒出孝子。在他十五岁之前那是张嘴就骂,抬手就打, 严禁他碰女人。最后是他伯父唐子腾实在看不下去,直接给唐子盛下了命令,让 他不许再打骂唐晓明。唐子盛虽是个驴脾气,但却对大哥言听计从,自那以后虽 是对唐晓明依然严厉,但终是不再打骂。

唐晓明十五岁生日

的时候,唐子腾亲自挑选了一名送给唐晓明。这次精明如 鬼的唐子腾百密一疏。那一夜,处男唐晓明面对着同样毫无经验的处女,一时不 知所措。后来还是那个少女主动,两人才完成了成人礼。

从那以后唐晓明每次和女人上床,都会想起那晚自己的糗样,因此对男女之 事也不是很在意,他的几个朋友都说他不是性冷淡就是同性恋,他自己有时都怀 疑心里有了阴影。好在他平时很忙,对此也不是很放在心上。需要女人的时候, 自然会有人自荐枕席,而且都是如花似玉的,他也学了一些调情的手段,但是用 的很少。

这次遇到范晓兰对他来说是一个惊喜,面对着这个女孩他很放松,在她的挑 逗下,自己竟然有些把持不住,这对自制力极强的唐晓明来说,是从来没有过的。 他第一次这么急切地想和一个女人上床。

两个人笑闹着冲进帝豪酒店,弄得暗中保护唐晓明的几个保镖很是惊讶,他 们从来没有见过少爷这么肆无忌惮地笑。

进了房间,唐晓明一把将范晓兰抱起来,就向卧室里走去。范晓兰笑着将自 己脚上的红色小皮鞋踢飞,搂住唐晓明的脖子。将范晓兰放到床上,两个人互相 解着对方的衣服。不一会儿两人便浑身赤裸,唐晓明挺枪要上,却别范晓兰拦住。

「你怎么这么急?我们还没前戏呢。」范晓兰娇媚地说道。

唐晓明摸着范晓兰水淋淋的阴部,问道:「都这样了还用前戏?」

「不嘛,你先亲亲我下面。」范晓兰撒娇道,说着便分开大腿,用水汪汪的 大眼睛看着唐晓明。

唐晓明无语,他从来没有给女人的经验,他一只觉得那样太脏。但是今天他 看到范晓兰期待的眼神,又低头看见范晓兰干净无毛的阴部和粉嫩湿润的阴唇, 忽然觉得那里也不是很脏。

于是他服下身,鼻子凑近闻了闻,没有什么异味,倒是有点少女淡淡的体香。 他伸出舌头,在范晓兰突出的阴蒂上舔了一下。范晓兰「啊」的一声叫,双腿颤 抖了一下。

唐晓明觉得好玩,又在上面舔了几下。范晓兰用手推起唐晓明的脑袋,嗔道: 「你别一上来就舔那里,太刺激我受不了,先舔舔别的地方。」

唐晓明无奈,将舌头伸向了范晓兰湿湿的阴唇。那两片肉唇很软,很滑,有 一点咸味。唐晓明将头横过来,用自己的嘴唇对上范晓兰的两瓣阴唇,就像接吻 一样,但是他明觉得这比接吻有意思多了。感受着范晓兰微微地颤抖,唐晓明的 舌头开始来回地运动。

「嗯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……」范晓兰微闭着双眼,用手抚摸着自己的乳房, 享受着唐晓明的服务。

「用……用力一点,现在可以……可以舔小豆豆了……啊……」范晓兰呻吟 道。

唐晓明闻言开始攻击范晓兰的阴蒂,他已经有了些经验,一会儿就将范晓兰 舔的咿咿呀呀地乱叫。

「来……来了!」范晓兰突然一声尖叫,唐晓明想看看怎么回事,他刚一抬 头,忽然一股温暖的液体喷到了他的脸上,于是便有了刚才的一幕。

听到范晓兰的解释,唐晓明才记起,他以前确实听自己的朋友说过潮吹这件 事,不过自己从来没有遇到过。他哪里知道,面对他这个素有洁癖的大少爷,即 使能潮吹的女人也会强行忍住。

看到唐晓明不说话,范晓兰以为他生气了,心想有钱家的公子哥就是脾气大, 看来还是赵玉峰更对自己胃口。虽然这么想,但她还是坐起来,用手抚摸着唐晓 明满是自己淫水的脸,娇声说道:「好了,别生气,现在我来为你服务。」

范晓兰将唐晓明推到,然后趴到他的双腿之间,用手握住他半软不硬的鸡巴。

「我靠,你的鸡巴怎么这么白!」刚才在电影院和车里因为光线昏暗,范晓 兰一直没有注意,现在看到唐晓明比自己小手还要白皙的鸡巴,她不由地惊呼出 声。

「我哪知道,天生就这样啊。」唐晓明无奈地说道。对于范晓兰的反应他早 有准备,每个第一次见到自己鸡巴的女人都会这样惊呼,弄的他都没了脾气。

「真是没天理了,这里长这么白有什么用?又不是女人的脸蛋。」范晓兰一 边玩着唐晓明的鸡巴,一边说道。唐晓明的包皮有一点长,龟头只是露出一小部 分。范晓兰用两根手指捏住将包皮边缘,向下轻轻一拉,唐晓明粉红色的龟头就 露了出来。

「呵呵,粉嫩嫩的好可!」范晓兰不由得笑道。被女人夸自己的鸡巴可爱, 唐晓明对此只能无奈苦笑。这时范晓兰张嘴将唐晓明的龟头含进了嘴里,不清不 楚地说道:「我很喜欢呦!」

说实话,和唐晓明以前玩过的女人相比,范晓兰口交的技术实在算不上高明。 可是很快唐晓明的鸡巴再次坚硬如铁。范晓兰用唐晓明白皙的鸡巴蹭着自己微红 的脸颊,腻声道:「想不想操我呀?」

现在唐晓明已经摸到了一点范晓兰的脾气,他摇头笑道:「不想。」

范晓兰也笑道:「那可由不得你,本姑娘想操你了!」说着便骑到唐晓明身 上,扶着他的鸡巴,对准自己的小穴坐了下去。

范晓兰坐在唐晓明身上,前后摇晃着身体。唐晓明躺着一动不动,任由范晓 兰实为。范晓兰摇了一会儿,发现唐晓明消极怠工,她回手拍在唐晓明腿上,叫 道:「驾!驾!大懒马,快点动!驾!」

唐晓明嘴角一抽,猛地一挺腰,大鸡巴狠狠地插进了范晓兰屄里。范晓兰猝 不及防,「啊」的一声爬到了唐晓明身上。唐晓明一把将范晓兰抱着,腰部连挺, 鸡巴开始快速抽插。

范晓兰抓住唐晓明肩膀,两个乳房在他胸肌上蹭来蹭去,嘴里发出销魂地呻 吟声。

「啊……好棒……没……没想到你……你这么能干……操死我了!好爽!」

唐晓明一口气操了百十下,喘了口气问道:「怎么样晓兰?我还可以吧?」

范晓兰趴在唐晓明身上,屁股慢慢吞吐着那根大鸡巴,抬头看着唐晓明笑道: 「还不错,看你鸡巴那么白,不想还挺能干的。」

「能不能干跟鸡巴白不白有什么关系?」唐晓明苦着脸说道。

「当然有关系啦。你的鸡巴这么可爱,要是不能干岂不是可惜了!现在我已 经爱上它了!」范晓兰说着直起身体,将屁股抬了起来。唐晓明的鸡巴慢慢从范 晓兰的阴道里露了出来。白藕一样的鸡巴上,沾满了油亮的淫水。范晓兰低头看 着两人交合的地方,直到唐晓明的鸡巴完全拔出体外。她用手分开自己的阴唇, 露出里面的湿漉漉的嫩肉,抬头问唐晓明:「漂亮吧?我的屄屄可不输给你的鸡 鸡哦。」

唐晓明看的双眼喷火,鸡巴一跳一跳的贴到了自己的小腹上。他用手将鸡巴 按下,龟头再次卡进范晓兰的阴唇之间。然后一挺腰,鸡巴又插进了范晓兰的体 内。

「啊!大鸡巴又操进来了!」范晓兰叫道。然后蹲起身体,双手按着唐晓明 的腹部,屁股开始上下运动。

「快点!好爽!再快点!」范晓兰兴奋地叫道,可爱的脸蛋变得越来越红润, 额头已经有了细密的汗珠。但是她不但没有停下,反而将屁股扭动的更快。唐晓 明也配合着不停地挺腰,迎着范晓兰坐下的屁股猛插,每次都插到范晓兰阴道的 最深处。

「啊!你……你大鸡巴真能干……每次都顶到人家花心……爽……爽死了!」 范晓兰的大腿开始颤抖,淫水喷涌而出,弄得两人的下体水光一片,肉体撞击发 出的啪啪声也变得更响亮。终于,范晓兰到达了高潮,一股液体从她的尿道里喷 出,浇了唐晓明一身。

「你怎么又尿了?」唐晓明看着自己身上的水渍,叹息说道。

「跟你说了,不是尿,是潮吹。」范晓兰有气无力地说道。然后也不去管自 己刚刚喷出的东西,就趴到了唐晓明身上。过了一会儿,范晓兰高潮退去,这才 感受到自己体内唐晓明的鸡巴依然坚硬,她问道:「你还没射?」

「好像是。」唐晓明答道。

「我累了趴一会儿,你从后面干我吧,一直干到你射了为止。」

唐晓明点点头,翻身做起,扶着范晓兰趴在床上。范晓兰头枕着一个枕头, 屁股高高撅起,回头对唐晓明说:「来吧。」

唐晓明跪倒范晓兰身后,鸡巴插进了她张开的小屄中,开始奋力抽插。二十 分钟后,唐晓明将精液射进了范晓兰体内。范晓兰已经被干的连喊的力气也没有 了,只是趴在枕头上呜呜地呻吟。在唐晓明射精的同时,她再次将体液喷到了自 己的大腿和床上。

唐晓明抱着范晓兰滚到床的另一边,避开了几片水渍。范晓兰蜷缩在唐晓明 怀里,昏昏欲睡。唐晓明依旧神采奕奕,对于从小练习跆拳道的他来说,这点体 力消耗自然不算什么。他看着怀里的女孩,她微闭的双眼、长长的睫毛、小巧的 鼻子、柔嫩的红唇无一不再吸引着他。他用手轻轻抚摸范晓兰红扑扑的脸蛋,轻 声说道:「晓兰,做我女朋友吧。」语气十分严肃。

范晓兰推开唐晓明的手,嘟囔道:「别闹了。我睡一会儿你送我回去。」

「你今晚就住这吧,明天再回去。」唐晓明郁闷地说「不行,明天早上我还 得上学呢,书包还在家里。」范晓兰的声音越来越低。

「不用担心,我帮你解决。你做我女朋友吧好不好?」唐晓明再次问道,等 了一会儿见范晓兰没有反应,仔细一看发现她已经睡着了。

唐晓明自嘲地一笑,从来都是女人主动向他表白,没想到自己第一次表白竟 然就这样被无视了。他从床头的柜子里拿出一包烟,撕开封口,抽出一只放到嘴 里。这几乎是他唯一的不良嗜好,而且只有在他很高兴或者很不高兴的时候才抽。 很显然,这次是前者。

唐晓明抽着烟,看着熟睡中的范晓兰,想着心事。说服她当自己的女朋友不 难,说服她的家人也简单,问题的难点是如何说服自己的父亲和伯父,关键是说 服伯父。伯父唐子腾虽然很和蔼,但是极有原则,他的婚姻观念是门当户对,表 妹的事就说明最能说明问题。他对自己的亲生女儿都毫不动摇,自己也绝不会例 外。所以他要想一个办法,最好是能一下解决自己和表妹两个人的问题。

你一定会是我唐晓明的女人!唐晓明将半截烟捻灭,看着范晓兰心中坚定地 说道。

第二天早上。

「哎呀!」一声尖叫将唐晓明吵醒,他睁开眼睛就看见范晓兰一边歇斯底里 地大叫,一边往身上套着衣服。

「怎么了?」唐晓明打着哈欠问。

「你个死人!让你昨晚送我回家,为什么不叫我?要迟到了你知不知道!」 范晓兰愤怒地质问唐晓明。

「我看你睡得那么香,没忍心叫醒你。你别着急,我开车送你去。」说着唐 晓明也开始穿衣服。

「来不及了!我还得回家拿书包呢。」范晓兰急道。

「没关系,你家住址告诉我。」唐晓明冷静地命令道。范晓兰一愣,看着眼 前这个男人突然爆发出来的气势,不敢相信这就是昨晚被她调戏的少年。

「花园小区xx单元xx号。」范晓兰下意识地报出自己家的地址。

唐晓明拿起电话按了几下,放到耳边对着话筒说道:「你马上去花园小区x x单元xx号,将一个学生用的书包送到……」他看了一样范晓兰,目光中满是 询问。

范晓兰会意,立刻说道:「鹿鸣市十一中。」

「送到鹿鸣市十一中大门口,在那等我。要快!」说完便挂了电话,继续穿 衣服。

「谢谢你。」范晓兰怯声声地说道。她已经被唐晓明刚才展现的气势镇住, 有点不知所措。

「怎么了?这可不像昨晚的你。」唐晓明系好腰带,揶揄地笑道。刚才摄人 的气势立刻消失不见。

「讨厌。」范晓兰想到昨晚自己的放浪,不由脸上一红。

唐晓明将那双红色的小皮鞋放到床边,范晓兰伸出自己的小脚,撒娇说道: 「来,帮我穿上。」

唐晓明苦笑着单膝跪在地毯上,一手托起范晓兰的脚腕,一手将鞋子套在她 的脚上,将鞋带系好。然后是另一只。

范晓兰低头看着刚才气势骇人的男人细心地系着鞋带,眼睛突然有点湿润。 女人就是这样感性,有时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动作就能打动她的心。

范晓兰轻声说道:「唐晓明,你昨天是不是说要我做你女朋友?」

唐晓明诧异地抬头,看着眼圈微红的唐晓兰说道:「你怎么了?我昨天就让 你做我女朋友,你不理我,我还以为你不愿意呢。」

唐晓兰柔声说道:「我现在愿意了,不管你以后会不会娶我,现在我都要做 你的女朋友。」

唐晓明也是心下感动,轻抚着范晓兰的脸蛋,想要说些什么,忽然神色一变, 说道:「你不着急去学校了?」

「啊!」范晓兰一把甩开唐晓明的手,怒道:「都怪你!耽误我上学,还把 我弄哭,讨厌死了!」

唐晓明再次苦笑,他到现在也不知道范晓兰为什么哭。他看着范晓兰冲进浴 室,匆匆洗了一把脸就跑了出来,嘴里不断催促道:「快走快走,要迟到了!」

「你总得让我洗漱一下吧?」唐晓明要我浴室走,却被范晓兰拦住。范晓兰 一边推着唐晓明往外走,一边说道:「你一个大男人洗什么脸,赶紧送我去学校, 回来你再洗!」

唐晓明无奈地出了酒店,这是他平生第一次不洗脸就出门。